2021年9月27日

嘿嘿连载色板

看到百里落嫣的举动,小黑子不由得翻了翻白眼,这个女人差钱吗,一点儿也不差的好不好,而且就凭着这个女人的本事来说她也不可能差钱的好不好,可是居然还会做出这样的财迷的举动,果然是越有

钱的人便越抠门是吗?而百里落嫣似乎是感觉到了小黑子对自己的各种小鄙视,于是她抬手在某兽的脑袋上拍了拍:“小黑子现在可是吃我的,穿我的,喝我的,如果本大小姐不拼命赚钱的话,那么本大小姐要拿什么来养!

”小黑子的嘴角狠狠地抽了抽,这个女人说出这话来也不嫌腰疼,尼玛,他现在这么小的身体一天才能吃多少……呃,当然了那些丹药不能算,如果再算上那些丹药的话,他吃的是真心不少了,可是,可是自

己又不是吃白饭的,自己也有帮这个女人忙的,难道她没有看到刚才那朵老菊花便是他一爪子给解决的。

不过少女说完了这话,却是又伸手拍了拍大红的脑袋:“看,这还有一个大红呢,说我容易吗,我赚那么点儿钱还不够给们吃的呢!”

小黑子与大红两货齐齐的黑线中,这个女人要不要把她自己说得这么可怜啊,居然把没钱这回事儿全都归结于了他们两个的身上,话说他们两个这是招谁惹谁了。

不过虽然心里郁闷,可是为了丹药,大红还是奋力地向前飞去,现在他们已经飞过了圣火国大军的营地……呃,好吧,如果那里现在还可以被称之为营地的话,现在那里已经被烧成了一片废墟了。

等到天蒙蒙亮的时候,百里落嫣便已经来到了圣火国的边境大城:秋白城!

虽然才是一大清早,可是秋白城的城门外却是已经有百姓在外面等着城门打开好进城。百里落嫣并没有让大红直接飞跃过秋白城,而是落在了距离秋白城还有二里地处的一片空地之上,然后百里落嫣将大红收回到召唤空间里,她却是想了想,然后又伸手在地上沾了些泥土,然后跟本没有和

小黑子商量,便直接在小黑子那雪白的长毛上一顿猛揉。

小黑子举爪想要抗议的,可是他的抗议却是根本便被百里落嫣给直接无视掉了,于是小黑子便只能苦哈哈地看着自己的一身雪白的毛生生地被这个无良女人给揉成一团灰不啦叽的颜色……

尼玛,他可是有洁癖的啊,这个女人,这个黑心黑肝的女人,居然敢这么对自己……小黑子只觉得自己气得浑身都已经发抖了。不过少女却直接一伸手再次将他丢到了自己的肩膀上,然后安抚道:“小黑子,白白的样子太可爱了,家主子我可没有那本事儿保住一会儿,一旦进了圣火教的地盘,指不定家主子我抵不住某些恶势

爱摄影阳光少女私房写真

力的欺压便将双手奉上给某些人的宠兽配种,说这要怎么办?”说着少女的目光在小黑子的身上定了定:“所以看还是现在这副样子让人放心不是!”小黑子磨牙,好吧,看在这个女人也是在为自己考虑的情况下,自己便勉为其难地接受这个解释吧,不过谁敢特么的把自己从这个黑心肝的女人身边要走,那么自己便直接解决掉对方,哼,真把爷当成是

兽了!

于是那秋白城外在的众人便看到一个红衣少女抱着一只脏得不能再脏的小兽缓步向着这边走来,而那头小兽却是眨巴着冰蓝色的眼睛冷冷地看着众人。

“咦,姑娘也是要进秋白城的吗?”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一看到百里落嫣那张漂亮的脸孔,便立刻只觉得眼前一亮,于是忙开口问道。百里落嫣微笑着点了点头:“是啊!”小黑子翻着白眼,尼玛,没事儿找话的搭讪,最起码也应该有点建设性吧,这个女人都已经走到城门口了,居然还问她是不是要进城…擦,这一点只怕就算是白痴也能

看得出来的好不?不过那个青年可不知道小黑子现在的心思,他只是一门心思地盯着百里落嫣看,心底里却是暗暗地赞叹,这个少女长得可真美啊,自己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美丽的女孩子呢,他还想要再说些什么,可是一

时之间居然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才好了。

不过旁边的一个老太太却是看着百里落嫣问道:“姑娘是不是要参选圣女啊?”

百里落嫣眨巴着眼睛,参选圣女,这是神马情况,圣女神马的……她一向不感冒。而老太太一看她并没有否认,便只当百里落嫣这是默认了,于是老太太叹了一口气:“唉,像姑娘这样品貌的可人儿一定会当选的,可叹我那个孙女,一门心思地想要当圣女,可是圣女又岂是那么好当的,

唉,如果她真的能当选还好,这可是万一当选不上的话,那岂不是我们祖孙两个人这辈子便再也见不到了?”为毛会见不到?百里落嫣不知道,而一边的青年却似乎看到了百里落嫣对于选圣女的制度并不是很清楚,于是他忙为百里落嫣解释道:“当选上圣女的话那么还可以时不时地走出来,而如果是落选的话,那

么便只能呆在圣火教里,服侍包括圣女在内的一切大人!”

青年的语气里有着掩不住的可惜,面前的这个少女真的很让他动心,可是这个少女居然也要参选圣女……

唉,为毛好姑娘都一门心思地想要当圣女,难道就不能留下些好的女孩子,让他们也能娶到些好妻子!

而这个时候秋白城的大门却是终于缓慢而沉重地打开了,里面也立刻响起一个声音:“都站好,想要进城的,每个人收取三枚银币做为进城费!”

此话一出,众人同时一呆,那个青年立马便开口问道:“我们圣火国并没有收进城费这项规定啊!”

他的话音才刚刚落下便立刻有人出声附喝。而那立在城门中央的中年大汉却是冷笑了一声:“这是秋白城分坛的坛主大人刚刚下达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