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5日

看胸软件

..co,最快更新一胎双宝:总裁大人夜夜欢最新章节!

阿贝普笑了一声,站直了身体,看向阮白。

看见他终结了一个人,她的神色依旧没变,淡定如常,在她的脸上,捕捉不到一点的害怕。

“我再给安排一个人。”阿贝普收回目光,往外走。

阿乐尔看着还躺在那里却没了气息的雇佣兵,身体止不住的发抖,“小姐,怎么办?”

“阿贝普就是这样的人,阿乐尔,以后少招惹他。”阮白看着死不瞑目的雇佣兵,即使阿贝普离开后,她也没露出过害怕的表情。

她转过身,走向单杠处,继续做着引体向上。

阿乐尔后退两步,呆滞地说道:“那这个人……”

阮白吃力地继续做着引体向上,回答道:“阿贝普会处理。”

雇佣兵没有闭上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没有一点光芒,看向她这边,好像死之前,还跟她们求救来着。

阿乐尔心里害怕,往墙角的地方走去。

没过会儿,进来了两个健壮的男人,他们没说话,弯下身,一前一后的把雇佣兵的尸体抬起来。

清纯妹子春日写真优雅帅气笑容明媚

“等等,们要怎么处置这个尸体?”阿乐尔看着问道。

“老板吩咐下来,扔到狼圈。”其中一个男人回答道。

阿贝普圈养了好几头狼,而这个人,现在沦为了狼的食物,阿乐尔一想到狼群撕咬雇佣兵身体的血腥场景,感觉喉间一苦,胃里翻腾起来。

两人抬着雇佣兵的尸体离开训练场。

阿乐尔皱着眉头走到阮白的身边,见她满头大汗,劝说道:“小姐,您先休息一会儿吧。”

“我没事。”阮白面容不变,继续做着引体向上。

做了好会儿,感觉身体到了承受的极限,她才跳下来。

阿乐尔递过毛巾和水,她接过,喝了两口,然后把额头的汗擦了擦。

她现在的体能还不够,必须继续锻炼。

另外一个雇佣兵从门口走进来,面无表情地对着阮白说道:“我继续给们上课。”

阮白点头,站在学生的位置上。

阿贝普把不听从命令的雇佣兵给解决掉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恐怖岛,现在他们都不敢阳奉阴违,规规矩矩地做着自己的事情。

雇佣兵走到她们二人的面前,脱下外套,开始讲解着摔跤的一些基本的常识。

阮白认真听着,到真正摔跤的时候,她的身体力量不够,但是凭着自己的巧劲也让雇佣兵吃了几次亏。

雇佣兵满意地点了点头,“很好,掌握到要领,再继续训练一下力量,就会有很大的进步。”

“谢谢。”阮白颔首,看了一眼时间,训练已经结束。

雇佣兵离开后,阿乐尔气喘吁吁地看着阮白,问道:“小姐,您累吗?”

“我不累。”阮白拿着毛巾把身上的汗擦干,看着她累透了的模样,说道:“我们回去吧。”

“好。”阿乐尔站起来,拿起毛巾跟水,跟在她的身后离开。

往房间走去的时候,两人遇到推着婴儿车的阿萨。

阮白心里咯噔一下,立刻转过身,背对着阿萨。

阿萨停下脚步,看着她的这个动作,又低头看着在睡觉的女婴,低头说道:“不想看到的女儿?”

“不想。”阮白违心说道,故作嘴硬,但是她背对着孩子的时候,眼眶早已经湿透。

阿萨把孩子抱起来,“阮白,还没给孩子取名字。”

“我有这个资格吗?”阮白低垂着头,眼泪压抑不住,在孩子没出生的时候,她就想了一个名字,一直没说出来。

“是她的母亲。”阿萨抱着孩子靠近她。

“念念,慕念念。”阮白低声说道,肩膀忍不住颤抖。

“念念。”阿萨抱着怀里的婴儿,重复了一句,“阮白,到现在也没看过念念,孩子很乖,很听话,不会经常哭闹,跟很像,尤其是眼睛。”

阮白被阿萨的话给弄得崩溃,双手握成拳头,狠狠地锤了一下墙,“我不想见到她,带她走!”

她的声音很大,惊醒了在熟睡的孩子,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忽然之间哇哇大哭。

孩子的哭声灌入她的耳朵之中,可怜得很。

阿萨抱着她轻轻晃着,一边安抚一边说道:“阮白,以为不见孩子就没事吗?她以后会长大,到时候还是会见到她的,错过了她的成长,不会觉得可惜吗?”

阮白身体一怔,可惜,当然会觉得可惜。

当年她错过了湛湛跟软软的成长,得知真相的时候,心里内疚了许久,并且想尽一切办法对他们兄妹二人好。

“小姐,您就看看孩子吧。”阿乐尔劝说道。

阮白闭着眼睛任由眼泪流淌,过了很久,她才缓缓转过身来。

孩子依旧在哭闹不止。

她看着阿萨怀中的婴儿,伸过手,说道:“把她给我。”

阿萨把孩子递了过去。

阮白接过,她有照顾孩子的经验,立刻找了个让孩子舒适的姿势抱着她。

小念念在她怀里逐渐的停止了哭闹,一双又大又圆的眼睛好奇地看着她。

阮白的心要被这抹清澈的目光给融化掉,她腾出手,擦了擦眼角残留的眼泪,“念念。”

孩子似乎听懂了她的话,朝着她笑了一声。

“小姐,念念很喜欢!”阿乐尔惊喜说道。

阮白把孩子抱得紧了些,怀胎十月,哪有孩子跟母亲不亲近的,就算这段时间一直是别人照顾她,但是出于血缘的亲昵感,她还是会跟自己更好。

看着这幕,阿萨的眼神光更深了些。

阿乐尔忽然想到什么,抬头对着阿萨说道:“阿萨先生,您能把念念留下来,让小姐照顾吗?”

“阿乐尔,别说了。”阿萨还没说话,阮白便呵斥地让她不要继续说下去。

阿乐尔有些无奈,她说道:“小姐,您看念念也很喜欢您,不如就让您亲自去照顾吧。”

“我……”阮白想要拒绝,要是让阿贝普知道她有这个心思,他会更早的拿着这个孩子来做要挟。

“可以。”阿萨打断了她的话,“是念念的生母,理所当然的,要照顾她。”

阮白惊讶地抬头,瞪大眼睛看向他,“不是恨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