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7月6日

看看宝盒免费下载安卓

张强一愣,随即道,“陨金也是一种金属,但异常的珍贵,自然可以打造兵器也可以打造这些的,毕竟陨金做成兵器就异常的锋利,做成这种禁锢的法器,就算是神仙一不小心被套中了,想要挣脱也要大废手脚的,那这陨金来禁锢这条真龙脉倒是勉强可以。”

听他这么一说,我顿时恍然了。

那天黄宗掌门之前说过了,千年前只出现了一次陨金,而且被炼制成了五把法器,也有我手中的一把陨金匕首,的确算是珍贵异常的,不过我挺好奇的,这陨金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我这么一想,也问了一下,张强愣了愣,随即摇头道,“不太清楚,陨金的来历算是比较神秘的,不过我听说这陨金来历不太好,但是谁说的,我也忘了,怎么个不好法,我也不太清楚,但不管怎么说,用陨金炼成的法器威力都是惊人的,至于来历这些就可以直接忽视了。”

我点头。

我拿着手中的陨金环,沉吟了一下就不再想这个事了。

接下来尸猴再吱吱呀呀的说了几句,张强给我翻译,大概是下水后要注意一些东西,毕竟这条真龙脉已经活过来了,虽说也是被其他手段禁锢了,但还是要小心一点。

当然,什么时候去曹操的陵墓,尸猴也大致的说了一下,他说还要准备一些东西,也就是时间待定的意思。

我不知道张强跟他说了什么,他跟张强说了什么,但张强相信他了,我自然没什么问题。

至于这陨金环怎么用,直接打开套上去就行了,自然会勒紧真龙脉的四肢的,其他的就不用管了,直接出来就行了。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将陨金匕首拿了出来。

我们四个都走到了水边,张强让一直躲进他衣服里面的母鸡出来,这只母鸡还依依不舍的样子,不过也听话,跳下去在角落里面等,弱小的身体还是瑟瑟发抖,整个脑袋直接塞进翅膀里面,算是怕了,我看到好笑,谁叫它一直鄙视我的?

萌萌哒双马尾小妹妹游乐园美拍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们四个互望了一眼,均是一致的跳了下去。

下水第一个感觉舒服,暖洋洋的,真的犹如温泉一样。

上次在张嫣陵墓时,对应王莽那条龙脉还没废的时候,水都是清甜无比的,当时我还喝了不少,不过现在这水池,我可不敢喝,因为这里死人过,只能紧闭牙关。

我四处扫视,看到了水下面还是有雾气,只能跟着他们继续往下面游,好在现在憋气能憋个几分钟了,不然太深了,我也不太行的。

越深我就感觉下面的水在往上面窜,好像水底有什么庞然大物在扭动身体一样,感觉自己身体都有点不受控制的摆动起来。

我自然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渐渐的,随着身体越来越深,雾气越来越少,眼前所看到的视线也随之清晰了,我终于看到了这所谓的真龙脉了!

我心中震撼了,要说我在张嫣陵墓下看到的王莽那条龙脉以后,我算是大开眼界的话,那么眼前的真龙脉则是让我震惊了。

因为王莽的那条龙脉是形状大致的像一条飞升的龙,本体也是石头,说之为风水宝地也可以,但眼前的真龙脉让我感觉就是一条活的真龙!

一条真龙在水下,身子足足有数十米,浑身金光闪闪的龙鳞,龙头,龙尾,龙爪都如同真物,散发着难以形容的威压。

特别是龙头上的一对眼珠,死死盯着我们四个,它嘴边的金色胡须还微微摆动着。

张强说过了,这条真龙脉是用那条龙的骨架培养而成,身体的“肉”则是部用特殊的石头填充,算是重新“做”了一条龙出来,但现在看来,这真龙脉做得也太真了吧?

难道是因为龙胆放回去了,所以一下如同画龙点睛一样的“活”过来了,如此一想,我则是看到了这条真龙脉的胸口,微微闪动这一明一暗的灵光,应该就是所谓的龙胆归位了。

连接着上面断头刀的锁链延伸而下,赫然捆绑着它的龙头,这条真龙脉身子在僵硬的摆动,很木然,好像木偶一样,我想这是因为他身体是石头的原因吧。

我看到了这条真龙脉的爪子,好像石化了一样,与水底的石头融为一体了,他在挣扎,他还是想脱困。

我回过神了,我们四个互望了一眼,开始朝他的四个爪子游去,水下面龙吟声不断,震得我耳朵都快聋了,这么叫下去,外面的人听不听得到?

这得引起恐慌吧?

只能加快速度了,毕竟这真龙脉这么挣扎下去,不出一会,真的有可能脱困而出的,到时候我们几个估计都得死在这里。

难怪尸猴要让我跟张强帮忙了。

我游到前肢的爪子边,而张强游到了另外一边,我们两个互望了一眼,均是已经解开了手中的陨金环,准备套在这真龙脉的爪子上。

然而这时候,我突然感觉了一道目光射下来,下意识的抬头一看,发现这巨大的龙头木然的缓缓低了下来。

他还是石头,自然不会露出任何表情,但威压还是一点没少,不过我明显的看到了他的嘴巴为微微张合着,似乎想说什么话的样子。

张强对我挥手,示意不要理会,我点头,张强下水之前就跟我说过了,这条真龙脉的魂魄应该应该已经回来了,不然不会龙胆一归位就活过来。

他应该是想让我放了他,怎么说呢,我没有理由放了他,甚至想灭了他。

毕竟他可是也许能曹操做皇帝的龙脉啊,虽说现在龙脉没用了,但让他活下去,保不准哪天就修炼成精了,也跟对应溥仪的那条石龙一样,到时候脱困而出了,那得死多少人?

没有理会他,这时候,我看到了张强已经将他手中的陨金环套在了真龙脉的爪子上,陨金环闭合之后,诡异的缩小了,居然硬生生的勒进了龙爪的“肉”里面。

果然这陨金环可以加固这真龙脉。

这条真龙脉龙吟声带着痛苦了,我则是没有犹豫,继续低头将陨金环也套在了他的爪子上,然而我准备闭合陨金环的时候,就诡异的听到了一阵哄厚的声音传入我耳中:

“救我,我帮你做一件事,救我,我帮你做一件事……”

我眉头一皱,下意识的看了张强一眼,他似乎没有听到这句话一样,面色平静的看着我。

我继续,然而这声音继续响起,“想知道我是怎么被贬下凡的?救我,我就告诉你,救我,我会找你的,我会找你的……”

我没有继续听下去的意思,你找我,怎么找?

我直接将手中的陨金环闭合,套在他爪子上的陨金环也诡异的勒紧了,这声音带着一丝痛苦起来,而且没有再响起。

因为我看到他浑身的鳞片缓缓的失去了光泽,没有金光闪闪了,整个庞大的身躯也肉眼可见的石化了,他身体不动了,变成了龙脉了,一条石头做的,一动不动的龙脉。

他头还是低头看着我,双眼也是没有了一丝光泽,让我有种错觉,刚才的话是真的?

我对他为什么被贬下凡有兴趣?当然没有,至于为我做一件事,做什么?我也觉得不靠谱。

我下意识的看了张强一眼,他脸上没有一丝异色,难道刚才的话他没有听到?

我看到了尸猴与唐宗明也已经将陨金环套了上去,所以才让这真龙脉又“死”了,那么这条真龙脉算是禁锢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