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3月4日

豆奶食色泡泡app安卓下载

【 .】,精彩免费!

墨檀、季晓鸽、贾德卡、牙牙乃至并不认识科尔多瓦的安东尼·达布斯一行五人(六头)飞快地离开了【燃钢】旅店,稀里糊涂地向工匠镇的东大门赶去。

具体情况大家已经知道了,简单来说就是不知为啥离开了天柱山的科尔多瓦似乎刚好从这边路过,然后打算趁机跟大家稍微聚聚,于是叫墨檀去接他一趟。

尽管安东尼·达布斯和王霸胆并没有见过科尔多瓦,不过对于那位天柱山代行者的事他们也没少听墨檀等人提起,心下都对那位听起来似乎很碉堡的仁兄有些好奇,尤其是达布斯,尽管因为跟NPC共用身体的原因无法使用公共空间,但论坛上实时更新的排行榜他也没少看过,对那位半年以来始终占据个人战斗力No.2的大佬很是敬仰,也就跟着一起出来了。

不过让人感到奇怪的是,除了他们这五人(六头)一龟之外,似乎还有不少人也在往东大门那边跑。

其中有矿工协会的、工程师协会的、卖菜的、打铁的、缝衣服的、卖药水的本地人,也有各种最近几天才蜂拥到工匠镇做任务的冒险者,一个个都把眼睛瞪得老大,撸胳膊挽袖子地往镇口跑,不知道的还以为那边有人撒钱呢。

不过只打算出门接个人就撤的墨檀他们也没怎么问,一方面是因为路人们都是一副心无旁骛的模样,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有不少冒险者身上的味道实在不怎么好闻,好多人一看就是刚从12号矿区那边铩羽而归的,没见牙牙眼瞅着就要吐了么。

于是乎,几分钟后,一路小跑的汪汪小队便出现在了东门外,除了没见过本人的达布斯和王霸胆之外,以墨檀为首,一个个都瞪着眼睛试图在人群中找到那位阔别多日的友人。

按理说,这并不是一个难度很高的工作,因为科尔多瓦这个人的辨识度真心很高,别的不说,光是那家伙两米有余的大块头和那把从不离手的大制(裁者之)杖就足够显眼了,毕竟除了食人魔这种几乎不会出现在工匠镇的种族之外,无论是人类、精灵、蜥蜴人还是半兽人都很难长到两米高,至于侏儒和矮人就更没可能了。

结果几个人傻愣愣地在科尔多瓦发来的地方找了半天,愣是没发现那个根本混不进正常人群的高大符文造物。

至于其他人跑到这里的原因,在王霸胆一边偷窥大姑娘小媳妇裙底一边心不在焉地打听下倒是找到了答案。

“在那边打狗呢。”

广州女孩吴欣芳淘宝美图集

王霸胆回头冲不远处的人群中央努了努嘴,贱兮兮地笑道:“据说是有个不长眼的狗头人从矿里溜出来结果被发现了,正让人围着踹呢,啧啧,还骂骂咧咧的,咱们是不是也过去踩两脚?说不定就是之前冲咱们扔过屎的。”

季晓鸽横了它一眼,没好气地训斥道:“无聊,能不能有点儿同情心!”

王霸胆低眉耷眼:“大姐我错了……”

“知道错了就行。”

季晓鸽抿了抿嘴,王霸胆之前那句‘说不定就是之前冲咱们扔过屎’却久久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但她说到底还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姑娘,所以最后还是轻叹了口气:“走,咱们躲远点。”

墨檀:“……”

牙牙却是张牙舞爪地跳了起来:“汪要踹!汪要过去汪两脚!”

“别闹,都是误会。”

墨檀摇了摇头,用力按了两下少女的脑袋,然后回头冲王霸胆问道:“打不死吧?”

后者撇了撇嘴:“放心吧,毕竟卡格老矮子之前放过话,这帮人还不至于真要了那矿工的狗命,下脚都挺有分寸的。”

墨檀微微颔首,他毕竟不是什么滥好人,在知道大家只是发泄一下之后也就没有多说些什么。

正所谓泥人尚有三分火气,墨檀不是泥人,之前也还被扔过屎,再加上离着七八米他都能听到人群中央那个破锣嗓子的叫骂声,所以自然不会顶着众怒过去拉架,只是一边留意着那边一边飞快地给科尔多瓦去了条消息:‘我们到了,在哪儿呢?’

‘工匠镇东门啊。’

‘我们也在工匠镇东门啊。’

墨檀左瞅瞅右看看,挠了挠头发。

“没看到他。”

飞到半空中的季晓鸽适时地喊了一句,轻盈地落回墨檀身边,摇了摇头。

‘看见人群没有,我在人群里!’

科尔多瓦的消息又来了。

墨檀转头看了季晓鸽一眼,耸肩道:“他说他在人群里。”

少女歪了歪头,纤长的食指轻点着下唇,一脸的娇憨可爱:“我没看到啊。”

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便和贾德卡等人一起挤进了人群。

正如王霸胆所说,十好几号人正围着一个脏兮兮的矮小狗头人猛踹,而后者也不堪示弱,发出了震天的骂声。

不过……

“有汪尔多汪的味道。”

牙牙皱了皱鼻子,把下巴搭在墨檀肩上:“但是汪找不到,这里的汪道太汪了。”

【味道太杂了么……】

轻松读懂了牙牙掺杂着方言的普通话,墨檀仔细地环视了一圈周围,果然还是没看到科尔多瓦的踪影。

按理说就算是蹲着看热闹,他那么大个块头也不至于被周围这不到一百号人给淹没进去啊。

“难道说……”

墨檀的一双竖瞳猛地收缩,被自己的猜测吓了一跳。

同一时间,科尔多瓦的消息又来了……

‘我看到们了!’

墨檀一愣,回了个问号。

下一秒,一声中气十足的怒吼在人群中心骤然爆发——

“MMP!”

墨檀和身侧的季晓鸽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将视线转移到了正前方……

那只狼狈的狗头人一边抱着脑袋满地打滚,一边挣扎着抬起那双乌青的绿豆眼,热泪盈眶地看着目瞪口呆的两人,干嚎道:“救命啊!!!”

呯!嘭!

转瞬间,鬼魅般出现在人群中央的墨檀左臂死死地抵着两只皮靴,右手托着一把凌空砸下的长凳,半跪在那只满身脚印的狗头人身侧,抬头对忽然安静下来的人群露出了一抹苦笑:“都是误会。”

“误会?”

一个冒险者打扮、体型彪悍的蜥蜴人战士面无表情地收回了脚:“是谁?什么误会?”

另一个死死抓着长凳一端的游侠姑娘也怒气冲冲地盯着墨檀,咬牙道:“这位半龙人小哥,知不知道这些该死的狗头人之前都对我们做了什么!闪开!”

“对!知不知道这帮狗日的都干了啥!”

“识相的就快闪开,咱今天必须好好教训教训这狗东西什么叫保护环境!”

“快滚!别什么都不知道就跑来逞英雄!”

“小子,先过来,我们跟说道说道,保证一会儿也想踹两脚!”

“这帮狼心狗肺的,不弄死他就不错了,还不让打了?!”

“就是就是!”

一时间,人们群情激奋,墨檀压力山大。

“喂……确定自己没干什么坏事吧?”

墨檀叹了口气,压低声音对旁边狗眼通红的科尔多瓦问了一句。

“我特么毛都没干!”

科尔多瓦目呲欲裂,恶狠狠地咬牙道:“最好赶紧想办法,这帮犊子要是再敢踹我,我特么就……”

“也冷静。”

墨檀阻止了科尔多瓦那愈发大声的狠话,抬头对周围那些愤怒的群众解释道:“我是汪汪冒险者小队的,我们小队是第一个去探索第12号矿区的,那里面的矿工们都做了些什么我知道,但这位……狗头人兄弟是我们小队的外编成员,半小时前刚到咱们工匠镇,所以其中恐怕是有什么误会!”

他的语速极快,抢在有人打岔前一口气把话说了个干净,然后边不动声色地将科尔多瓦掩护在身后,边对贾德卡使了个眼色,让他把同样认出了科尔多瓦身份,似乎正准备为朋友跟周围那些人干一架的牙牙稳住。

这姑娘性格耿直还容易上头,在知道自己的盆友汪尔多汪怕不是无辜挨揍后,不管不顾大闹一场的可能性还真不小。

“误会?”

高壮的蜥蜴人皱了皱眉,愤声道:“能有什么误会?大家都知道这个狗头人是从矿区里……”

“放尼玛的屁!”

科尔多瓦一蹦三尺高,怒气冲冲地打断了他:“老子刚特么到镇子门口就被几个王八蛋围了,然后死活非说我是从什么矿区里跑出来的,对,就是、还有!MMP,们特么哪只眼睛见我是从什么矿里跑出来的了!!”

被他那只小短手接连指过的三个年轻冒险者下意识地退了半步,在其他人好奇地看过来之后,其中一个长着雀斑的金发年轻人还小声嘟囔了一句:“但是狗头人啊,还背着矿工锄……”

“呸!我特么的不是狗头人!就算我是狗头人又怎么了!全大陆的那么多狗头人,都爆菊花是怎么了?!”

科尔多瓦咬牙切齿地往地上啐了一口,用力挥舞着手中那把质地晶莹,隐隐流转着幽蓝色光芒的‘矿工锄’,怒道:“矿工锄怎么了?瞪大狗眼看清楚了,老子这把矿工锄比那把破剑都值钱!MMP!都说我是狗头人了,整把方天画戟过来我特娘的能玩得转?!”

尽管那个年轻冒险者不知道啥叫方天画戟,但科尔多瓦话里的意思他还不至于听不懂,顿时就噎那儿了。

仔细想想,一开始好像还真是哥几个不由分说就指责人家是从12号矿区里出来的,结果把这家伙圈住之后又来了几个更加不忿的路人,大家就开始批斗发泄,然后越说越气,闻讯前来的人也越来越多,再加上那狗头人骂人确实难听,最后就演变成了一场围殴……

“我……我……”

年轻人有些没底气地往后退了两步,刚想再说两句什么,就迎上了两道凌厉的眼神。

是那个跟墨檀对峙的高壮蜥蜴人,他同时也是年轻人所在的冒险者小队队长。

“看来这确实是个误会。”

墨檀站起身来,苦笑着回头看了眼科尔多瓦,丢给他一个问询的目光。

意思很明显,那就是‘这气,打不打算出?要真打算出,兄弟挺,但得有分寸。’

科尔多瓦又不是伊冬,自然读不懂墨檀的眼神,还在自顾自地骂着‘MMP’。

季晓鸽、牙牙、贾德卡、安东尼·达布斯也从人群中挤了进来,目光不善。

要知道无罪之界可不是什么法治社会,在自己人无端受欺负的情况下,打回来乃至砍回来都是非常合理的事,当然了,前提是得有足够的实力,否则基本上就得打碎牙往肚子里吞了。

汪汪小队有足够的实力么?

那个蜥蜴人队长不知道,但他却很清楚那个最先冲出来的半龙人骑士绝不会比自己这个高阶盾战士弱到哪里去……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墨檀刚才冲出来替科尔多瓦挡了两脚一长凳时的动作,他看不清!

所以……

啪啪!!

稍作沉吟后,那蜥蜴人队长竟然直接给了身边那个雀斑青年两个大耳刮子,然后又大步走到另外两个年轻冒险者面前,一人赏了俩耳光,之后才回头冲墨檀微微一躬身:“兄弟对不住了,这次确实是我们‘大盾’小队的年轻人不懂事,看这事竟然是个误会,能不能……”

“能不能怎样?”

科尔多瓦抢在墨檀前面冷笑了一声,咬牙道:“老子挨了不知道多少脚,就甩六个耳光出去就像把这事儿给平了?”

那个‘大盾’冒险者小队的队长面色顿时一沉:“那想……”

哐!哐!!

巨大、沉重且狰狞的两柄凶器——【阿泰尔截刃·施暴者】与【阿泰尔截刃·裂肉者】重重地砸在地上,而它们的主人,那个看上去极具野性魅力的大长腿半兽人少女,正双手紧握着一锤一钻盯着那个蜥蜴人队长,两只泛红的竖瞳凶光毕露。

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狂野杀气让在场所有人都不禁为之一窒。

与此同时……

咔嚓!嗡!嗡嗡!嗡嗡嗡嗡!

站在半兽人少女旁边的另一个姑娘,那个面容姣好到让人失神,背生雪白双翼的美女,竟是不知何时抄起了一把其狰狞值完全不逊色于前面那两柄凶兵的,正在发出低沉咆哮的——

“卧槽!电锯可还行!”

科尔多瓦瞪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