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7月6日

破解版软件快猫

“啊?”方年一懵。

他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要不是林凤说起,方年差点忘了自己最初走进篮球场的初衷是为了蹦蹦跳跳长个。

这也充分说明:

人一旦开始享受生活,就会忘记很多无足轻重的小事。

接着方年回答:“可能吧。”

林凤却很上心,拿出卷尺让方年脱了鞋赤脚踩到地面量身高。

最终的结果是——

不太标准的175厘米。

“你之前一直不到1米7,一个暑假长高这么多,是做什么了?”林凤好奇的问。

方年回答:“可能是打篮球吧。”

“这么量的不会太标准,我估计顶多172、173吧。”

麻花辫美女复古连衣裙午后惬意时光写真图片

前世方年的最终身高是173厘米,方年也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有变化。

林凤收起卷尺,方年就看到了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方歆。

完全就是个煤球。

天晓得她一个小小姑娘家家的,怎么就搞成了个煤球小子!

人还没到,声音就先过来了:“哥哥~”

方年忍不住问:“方歆方歆,你才这么小就天天给家里挣钱了?”

方歆一脸疑惑:“我没有挣钱呀。”

一旁的林凤笑呵呵的道:“你哥是说你怎么黑得像个煤球!”

“天天就知道到处闹,马上就开学了,暑假作业做完了?”

方歆回道:“早做完了。”

接着鼓起嘴作生气状:“哼!”

一扭头故作不理方年。

……这次回家还是什么活都没有。

双抢之后是连续的天晴,几天就将收割回来的稻谷晒完入了仓。

林凤主动问了学费的事情。

方年一一说明。

包括50元班费用作饮水费用的事情,棠梨八中以班级为单位集中供应桶装饮水,省去学生们每日买水的高额消费。

只字未提自己要在镇上租房子的事情。

完全可以预见会被拒绝的事情,没必要多增烦恼。

这个时期,在家长眼里,什么事情都能联想到早恋、学坏、泡网吧、玩游戏,最终指向一个结果——

不学好。

即便快要公历9月份,湘楚地界的太阳依旧热烈。

于是方年便缩在家里没出门。

索性将所有的时间都用来码字,趁着现在表达欲望强烈,存足够的稿子以后好轻松。

然后。

方年就发现自己的存稿炸了。

8月份的最后一天,方年简单整理存稿时发现,总数居然到了122章这个数字。

粗略估算了一下,字数超过三十七万。

“要不今天来个月末大爆发?”

午饭时,方年看向林凤道:“妈,我今天提前去棠梨。”

“跟以前一样,后天8点钟准时上课,老师的意思是不要请假为好,下午学校会开宿舍。”

“行。”林凤点头同意下来。

饭后,林凤拿了一些钱给方年。

“这里是1720,上高三了,生活费每个月多给你一百。”

学费、住宿费、班费加一块是9块,20块是车费,所以实际上生活费有551块。

接着林凤语重心长的说道。

“方年。”

“明天就是正式的高三。”

“话说多了像水,我希望你认真考虑上大学的事情。”

“从小你成绩就好,人也聪明,我相信只要你愿意学,应该是有非常大的机会考上一个二本大学的。”

“人生中有许多的道理,要等你上了大学才会慢慢晓得。”

“有条件的情况下,何必选择去吃苦?”

“……”

尽管林凤是个农妇,但当年也是初中毕业生,前些年也走过南闯过北。

见识是有的。

所以跟方年的沟通大多数时候是摆事实讲道理。

方年认真的点头:“我会去上大学的。”

这是上辈子的锅。

早在高二下学期过一半时,因心态基础的鸡汤文学影响,方年打算自己出去闯一闯。

于是跟林凤商量过高二会考过后不上学的事情,最后自然没同意,但放宽到了高中毕业后给方年选择。

方年顺势表达自己的想法,不上大学。

如果没有重返人生,当年就是这么做的。

林凤说得没错,从小到大方年的成绩都不错,满墙壁的第一名奖状就是明证。

林凤松了口气:“你能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

…………

抵达棠梨后,方年去了八中附近的新盖职工小区。

也就是方年之前向理发店老板打听过的那个楼。

其实八中所在的地方算是棠梨镇上的偏街,附近的土地宽阔,于是过去几年陆续盖了好几处职工楼。

去年年底,新完工一个小区形式的职工院。

大概算得上是棠梨最早形式的小区。

花了不到十五分钟,方年按照理发店老板娘说的,通过职工小区内的老头老太太很快找到了对外承租的房子。

小区内只有几个花坛,花花草草很少,没有地下停车场这种东西,也没有规划车位,内里多的是摩托车,小车不多见。

有供通行的硬化路面,比棠梨八中操场外平整的泥土地跑道从条件上来说要好一点。

正好今天周日,房东在家。

方年礼貌的敲门表明来意,一个年轻的女性开了门。

好像在午休,整个人显得有些困倦和慵懒。

接着女人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方年,才用普通话开口说道:“是隔壁八中的学生?”

“是的。”

“房子在对面,你先去看看。”

“哦。”

方年接过钥匙,转身打开门。

这个单元不大,每层只有两套房,就在对过。

方年走进去看了看,两室一厅带厨卫浴,卫浴里有热水器还带淋浴喷头。

估计原规划了一间用作卧室,一间用作书房,分别放了一张床,一套桌椅。

整体上比方年想象中的还要好,没挑剔的地方。

这也是方年之所以会直奔这个新盖职工楼的原因。

因为他就是想要现在这样的设施完备,会省去很多麻烦。

没两分钟就看完,出门看到女人等在门口,方年便微笑着说道。

“挺好的。”

女人又问:“是要上高三了?”

“是,租十个月,高考后就不租了。”

“要350块一个月的。”

“没问题。”

“押金也要350。”

“好。”

“行,你可以先搬进去,这房子一直没人住过,得自己打扫一下,锅碗瓢盆要自己买。”

“我不做饭的,在学校食堂吃。”

“行,不要随便带人来留宿,尤其是女生,我在对面能晓得的。”

“明白。”

虽然好像这个年轻的房东管得似乎有点宽,但都在合理范围内。

方年还是个学生,但已经血气方刚,如果带女孩子回这里,怕是马上就有风言风语,搞不好房东都要受牵连。

尽管房东是说普通话而不是棠梨方言,但方年并不关心。

公职本来就有外地流动。

“过两天我拿房本来,然后跟你签个合同,到时候再付房租。”

最后年轻的房东道。

因做了两手准备,所以共计有1900块的方年,一点不慌的点了下头。

也很满意这次的顺利。

=====

破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