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8日

我要下载一个快手吧

你这厮?搞毛线啊?怎么不早说?”我气的瞪圆眼睛。

“你也没问啊,再说,我没有义务对你解说太多吧?目前,对你的认主度不够高,这你是知道的。”

鬼牢很是无赖的回应,气的我火冒三丈。

“你这个……!”不等我骂出口,就发现,此物自行窜回皮包之内去了,且心念联系断了。

“断,断开了?断开联系了!该死的鬼牢。”

我大怒,奈何骂不到人家,只能自己在那跳脚。

“你等着,等你认主八成了,看我如何修理你!”

我暗中喊着这话。

但倏然提起了心,因为,庆祝完新生的野驴妖兽,突然跑到我近前来了,还围着我一顿乱转,不对,是盯着我的皮包转悠着驴眼珠,鬼知道它想啥呢?

蝙蝠异兽从皮包中钻出来,趴在我左侧肩膀上,对着驴子示威的低吼。

驴子妖兽摆摆右前蹄,冲着蝙蝠不耐烦的吼着:“你喊什么喊?本老爷只是觉着豹道友的法具很神奇,要是没看错,黑魔金字塔被那法具吞掉后,正被炼化、吸收吧?这等自主吸收炼化其它宝物提升自身品级的法具,非常的罕见啊。”

“豹道友,你绝对来历不凡。”

向日葵元气少女可爱清纯图片

驴子转到我身前,和我保持十米以上的距离,很是随意的说话。

“吼吼!”

蝙蝠异兽脑袋没那么灵光,反正,忠心护主是它的责任,所以,它继续用吼声示威。

“没事,不用喊了。”

我额头上冒出虚汗来,和妖驴的智商对比,我家的蝙蝠太蠢了些,让人面上无光。

蝙蝠异兽听话的停住嘶吼,用紫红复眼锁定了妖驴,一旦对方有所异动,它立马出手。

野驴很是人性化的用前蹄遮挡眼部,嘀咕着:“没眼看的蠢货!”

骂的是蝙蝠,但我却被气的嘴角一跳,打狗还得看主人呢,驴子这是在挑衅吗?

这般一想,我的语声彻底冷了下来:“你发誓不将此地所见所闻对外说之后,就可以走了。”

我发出逐客令。

驴子放下了蹄子,戏谑的看我一眼,这才惫懒的说:“本老爷愿走就走,愿留就留,要你管?”

我气急,没见过这等不要脸的驴!

说话的功夫,周围环境就是一变,定睛一看,已身在中心玻璃大厦十一层之中了。

周围器物完好,没有损坏迹象,通天大能的交战,也没对此地造成破坏,不会引来绿墨城惩罚,真是侥幸啊。

结界彻底碎裂了,自然转回原来的场景空间之内。

二千金在那边看着王供奉和蜜獾妖兽,我却提着心,提防着眼前的这头妖驴,不太明白对方的意思。

“你想怎样?”

我森寒的追问一声,做好出手准备。

“你这是做啥子,本老爷没想和你打仗啊!笑话,你本身能镇死林访,还有蝙蝠助力,脑子坏了才和你打仗,本老爷只是感到你非常神秘,有些好奇罢了。还有一点儿非常古怪的感觉。”

野驴妖兽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下意识的扫看向我的皮包。

我心头一跳:“古怪的感觉?你不妨详细说说。”

“本老爷方才距离的比较近,隐隐感觉你包中似乎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好像是能帮本老爷晋级。不知你能否打开皮包,让本老爷看看呢?”

妖驴终于说出目的地。

我这才恍然,为何对方不走,原来,它感受到‘晋级契机’了。

脑中一想,我就明白它指的是什么东西了。

反手拎过来皮包,我伸手掏出一物,符纸包裹着的墨绿骸骨。

妖驴眼中似迸溅出霹雳来,一眨不眨的盯着我的手,要不是深知不可能抢夺到手,它一定会有所行动。

我和二千金遥遥对视一眼,心底都是疑云:“这墨绿骸骨如此神奇吗?看来,它不止对异兽有功效,对妖兽也有?……不见得,也许,野驴妖兽比较特别,才对此物有感应,落到别的妖兽身上可能就无效了,不见蜜獾妖兽看着这边,却一点兴奋也没有吗?”

我没管妖驴跃跃欲试的状况,而是对着蜜獾妖兽勾了手:“你,过来一下。”

“做甚?”一道忐忑不安、类似人类女孩的声音响起。

我一个趔趄,震骇的看向蜜獾妖兽。

感情,这是个雌货?方才生猛的比虎豹还恐怖的玩意儿,竟然是个雌的?

“叫你过来就过来,哪那么多个废话?不想活了吗?”

我直接怼了一句。

蜜獾妖兽下意识的看向被绑着的王供奉,它还没有自由,必须听从主人命令。

“你过去吧,豹道友说什么你就听什么,不要反抗他。”

坐在冰凉地上、手被反绑身后对方王供奉叹息一声,随口吩咐着。

“是。”蜜獾妖兽用女孩嗓音回答,然后,磨磨蹭蹭的靠近我。

“你感受一下此物,有没有异常感觉?”

我啼笑皆非,将墨绿骸骨递给蜜獾妖兽。

妖驴眼睛发赤的看着,但不敢有什么异动。

蜜獾妖兽将骸骨接过去,试探的贴近皮肤,甚至,用嘴巴咬了几下,刺激的妖驴几乎要行动了。

“嗯?”我很是阴森的看了妖驴一眼,眼神定是无比冰寒狠戾的。

妖驴硬生生钉住了四蹄,中止住行动。

它心智够高,深刻意识到在我这里强取豪夺不好使,只能忍耐着。

蜜獾妖兽翻来覆去的折腾了骸骨半响,某刻,将此物从口中吐出,对我摇了摇头。

我就明白了,这东西,对妖兽的效果因人……兽而异。

可能,只有妖驴使用才好使,别的妖兽用不上它。

我用符纸将此物重新包起来,放在手心掂量着,抬头看向满脸渴望的驴子,嘴角缓缓挑起个弧度。

“你想要此物吗?”

“想要!”驴子狠狠点头,眼神都转为贪婪了。

“那你得听我指挥一段时间,不长,一年好了,你为我卖力一年,这块骸骨就属于你的了!放心,我很大方的,绝不吝啬,可预付报酬于你,只要你的一声承诺即可。”

我化身狡猾商贾,顺势提出了条件。

驴子的脸黑了。

“人类,果然狡诈!本老爷好不容易重获自由,为何要作茧自缚?”

驴子满心不愿。

“因为这个呀。”

我嘚瑟的向上抛着符纸骸骨,驴子的眼神跟着上下起伏的,看样子,它快被气爆炸了。

而我,愉悦的快要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