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3月4日

芭乐视频二维码分享下载

经过几天的冷静后,楚彦华已经不再像刚知道怀有身孕时那么惊慌了。

她又再次去了那个小医馆,问了落胎的事情,那个大夫给她又把了脉跟她说,她若是想落胎随时都可以,而且越快越好。因为胎儿越小对身体的伤害越小。

只是落胎的那天还是要好好休息休息的。

楚彦华倒是不答应爹,毕竟他每日公务繁忙,有时一个月的时间里她甚至都看不到爹一面。

至于娘,每个月都有几日要进祠堂礼佛,斋戒,楚彦华打算就选在娘进祠堂礼佛的几天落胎。虽然会辛苦一些,但是落胎后她只要好好的注意一些,慢慢养一段时间,身子倒也不会有事。

楚彦华一切准备好后便开始等楚夫人礼佛的日子了。

因为有了身孕的原因,楚彦华这几天身子也有些重了起来也变的越来越嗜睡。

她打着合欠往内室走着,“百灵先出去吧,我休息会。”

“是,小姐。”奇怪,小姐近几日怎么这么嗜睡,百灵一边想着一边往外走着。

楚彦华刚进入内室便被一人从身后抱住,她惊讶刚要惊叫出声,身后便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若是想让别人发现是我就叫吧。”

听到身后的声音,楚彦华忙从他的怀里挣脱开来,转身怒视着他,“怎么会在这里?”

“怎么一脸的不开心呢,见到我不是应该惊喜才对吗?”夜琅说着手向她的脸伸来:“毕竟我们也同床共枕这么久了。”

黑白气质

他的手还未碰到楚彦华的脸便被打开,“到底想干什么?求求快点走行不行?要是被别人看见了,让我怎么办?”

“我让人给递了那么多次信,都不去找我,我只好来找了。”夜琅眼里半点也不在意:“看见就看见了呗,看见了直接告诉大家是我的女人就行了,到时候我就迎进府。这样一来以后我要见也就不用再这么偷偷摸摸的了。”说着又摇头:“算了,还是偷偷摸摸的好,偷偷摸摸的才有情趣。”

楚彦华此时根本就没心思夜琅说这些,百灵还在屋外,若是两个聊天声音稍大一点只怕都会被听见。

如果真的被发现,她就真的完了。

“想要跟我说什么,我们去老地方说行不行?”楚彦华只好先对夜琅服软,毕竟害怕的一直都是她,“明日,明日下午我去找。”

夜琅不满的看着楚彦华,“说明日就明日?我一个堂堂的皇子就任呼之而来,挥之而去的?”

楚彦华见夜琅一脸无赖的模样,心里又急又气:“那到底想怎么样?”

夜琅走到楚彦华的面前,靠到她的脖间用力的嗅着,“好香啊。除非答应我,明日好好的伺候伺候我。”

楚彦华这时候哪里还管得了其他的,只要夜琅同意离开,他说什么她都点头答应。

“行行行,先走吧。”楚彦华催促着。

夜琅对她赶自己离开很是不满,恨不得现成就压了她,可是想想这里确实也不方便。虽说他不怕什么,但是这件事若真的闹起来对他来讲,还是有影响的。

“今天就饶了,记得,明日下午。要是敢晚一刻或者不来,就不要怪我对不客气了。”夜琅威胁道。

“不会的,我一定会早早去等的。”楚彦华说。

夜琅见她这么听话,心里舒服多了,只是还是不想这么轻易的离开。

要说这么多年来,他的女人也不少,可这还是第一个让他这么心心念念的女人呢。本来以为只要得到了,也就不会这么放在心里了,毕竟得不到的才会让人放不下。

可是后来老天爷帮他,居然让他抓到了她的把柄,他就以此为威胁而得到了她。

他以为得到了也就不在意了,以后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了。可是得到了以后,他居然也没还放下,倒是越来越有滋味了。要是几天不见吧,这心里还想得紧。

楚彦华见夜琅还没有走的意思,以为他在生气自己这几天没有听他的招唤去找他,于是耐心的解释道:“我这几天身子有些不舒服,所以才没有去找的。其实如果不来找我,等我身子好了,我会去找的。”

夜琅当然不相信她的话,他又不是知道她跟着他有多不情愿,“不舒服?哪里舒服?”

楚彦华本来只是服个软,没想到他居然还认真的问。她自然不会告诉他,自己怀了他孩子的事情。

跟夜琅已经两个多月了,可是她一点也不看不懂他。只觉得他阴晴不定,开心的时候对她好的,差点以为他爱她。可是心情不好的时候,对她又像是对yao子里的姑娘一样。

她不知道夜琅知道她有了他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反映,不管是什么,她都要让这个孩子消失。

“也没什么事,只是肠胃有些不舒服。”楚彦华真话假话一起说,“吐了几天,看了大夫说没事,贪凉着凉而已。”

夜琅随意的点了点头:“哦。”

“先走吧,我明天下午就去找。”楚彦华的声音里带了丝乞求:“求求了,我真的不想被我家人发现。”

看她可怜的模样,夜琅又有些心痒痒了。

楚彦华看到他眼里熟悉的眼光,心中微惊,忙道,“求求了,快走吧。明天,明天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夜琅闻言来了兴趣,“当真?”

楚彦华连连点头,“真的真的,我怎么敢骗呢。”

夜琅轻浮一笑:“晾也不敢骗我,看表现这么好我也就不为难了。我们明日再见吧。”

“恩,明日再见。”

看着夜琅从窗户离开,楚彦华一直拎着的心这才放下了来,深深的松了口气,走到床边坐了下来。

被夜琅这么一吓,她的睡意早已经没了,呆呆的坐着等心底里因为夜琅突然出现而产生的恐惧慢慢的褪去。

最后,她突然笑了起来,笑着笑着,泪水从她的眼睛中滑落。

楚彦华抬手捂着双脸,轻声的哭泣着,她连哭都不敢大声,因为害怕被听见,害怕发现,楚彦华从来没有如此的厌恶过自己的人生,厌恶过现在的自己。

胆颤心惊的活着,随意任人践踏着她的尊严,她的身体。她早已经忘记曾经楚彦华是多么的肆意飞扬,她已经没办法回去了, 没办法再做那个什么也不怕的楚彦华。

如今的她只能拖着这具肮脏的身体继续向前走着,还有自己处理这路上出现的障碍,孤立无援。

将她变成如今这般模样的……就是夜思天!

她一定,不会放过夜思天的!

被惦记着的夜思天此时却是什么也不知道跟笑笑满树林的捉着蝴蝶。

夜思天看着一边装的两大玻璃瓶子蝴蝶很是满足,“笑笑,我这边够了,呢?”

笑笑从空中落下,手里抓着一只蝴蝶,回头看了眼自己抓的数量,“我的也差不多了。”

“差不多就回去吧,刚才时辰也差不多。”夜思天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汗:“到时候夜姑姑看到满院子的蝴蝶飞起,一定会非常开心的。”

这一次所谓的神医也没有医治好沐大哥的双腿,沐大哥跟沐舅舅平静的接受心情也没有多大的起伏,可是夜姑姑却是满心的欢喜落了空,这段时间以来心情一直低落的狠。

所以夜思天就跟笑笑商量,来京城外的林子里抓一百来只蝴蝶回去,回去在夜姑姑的面前放飞起来。

而喜欢蝴蝶的夜姑姑到时候看到这样的情景,心情一定也会跟着好起来的。

笑笑觉得这个办法可行,于是两个一拍即合就过来捉起来了蝴蝶。

两人抓了快两个时辰才抓到一百来只。

两人小小翼翼的将装着蝴蝶的大玻璃瓶搬上马车,从官道出发回京。

想着过会夜姑姑看到蝴蝶时的开心,夜思天就忍不住的兴奋。坐在马车的车帘边跟外面的笑笑聊着天,“笑笑,说夜姑姑会喜欢我们准备的礼物吗?”

笑笑点头应声,“当然会了。”

夜思天笑着回道,“我也觉得会,只要夜姑姑开心,我们今天下午这两个时辰就是值得的。”

“是啊。”笑笑说。

马车一晃一晃的官道上走着,因为担心装蝴蝶的玻璃瓶会碰撞而发生意外,笑笑走的并不快。

马车就这样进了城,向长公主府走去。

随着距离公主府的距离越来越近,夜思天整个人也越来越兴奋,“笑笑,我真的好期待姑姑看到一百只蝴蝶飞起的模样啊。那一定很好看很好看!”

“站住!给我站住!”突然传来的叫喊声打断了夜思天的畅想,她掀开车帘:“笑笑, 怎么回事?”

“好像是抓贼。”笑笑说。

“抓贼?”夜思天往外看去,只见一个穿着夜行衣的人在前面跑着,而后面则跟着一群人追着。

追人的怎么有大哥?还有成兰亭?

只是!

那个贼怎么向她们马车冲过来了?

夜思天急急的回头看了眼马车里的四个大玻璃瓶,“笑笑,不能让他们碰到我们的马车!”

虽然碰一下也不一定就会撞坏了里面的瓶子,但是还是小心为好。她们捉了两个时辰是小,让夜姑姑看不到才是大。

笑笑闻声说了句,“不要离开马车,看好蝴蝶。”便一跃而起,对着那个黑衣人而去。

正飞奔着的黑衣人看到落在前面的笑笑,停下了脚步。

韩靖琪看到笑笑也很是惊讶,她不是一大早就跟天儿神神秘秘的出去了吗?怎么在这里?

黑衣人见前后两路都不通,对着天空吹了一声口哨。

瞬间,周围的屋顶上便出现了数十名同样的黑衣人。

“居然还有同伙?”

很快,两伙人便相互交打了起来,笑笑本就没有打算插手这件事,只是担心黑衣人会撞到马车而已。现在她也不上前,就守在马车的面前,若是有黑衣人打了过来,她就出手干扰。

只是黑衣人太多,抓捕黑衣人人的人也多,就来离马车的距离就不远。

交打之中,飞来飞去的黑衣人们也就打到了马车旁。

“扑通”

马车整个身子都晃了起来,夜思天忙扶住一个要倒的玻璃瓶,早知道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应该多做些准备的!

“扑通”

夜思天明显的感觉到又一个人落在了马车上,然后居然在马车顶上打斗了起来。

夜思天连忙掀开帘子,看了一圈,笑笑已经参入了混战中,她这个时候若是再下去,马车里的蝴蝶只怕更护不住。

此时刚好看到与她靠近的韩靖琪跟成兰亭,夜思天高吼一声,“大哥!成兰亭,快让他们远离我的马车!快!”

韩靖琪跟成兰亭同时听到了夜思天的声音,同时跃身而起向这边走来,将在马车上打斗两人引了去。

马车暂时恢复了平静,夜思天也轻轻的松了口气。

只是这口气还没她松完,又是“扑通”一声 ,马车顶再次落下一个人。

夜思天眼急手快的扶住一个玻璃瓶。

“扑通”

又一个人落在马车顶,然后再次在车顶交手了起来。

“啪”

“糟糕!”夜思天心里暗道不好,一回头,身后的一个玻璃瓶摔倒在了马车上,然后碎了。

“啊!”

夜思天怒吼着想要挽救,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玻璃瓶已经碎了,而里面的蝴蝶也已经跑了出来。

夜思天看着那些蝴蝶在马车里飞来飞去,忙将马车的窗户,车门都落下。

还好还好,只要不打开马车,这些蝴蝶还都在的。

可是……

夜思天抬头,这两个人若是再继续在上面的打斗的话,马车支撑不了多少就要塌了。

“成兰亭!”夜思天又气又怒,几乎是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大喊出声,“大哥,笑笑!不要让这些人接近我的马车!不然我就要杀人!”

成兰亭在听到夜思天叫自己的声音后,便上来帮她了。

笑笑看着飞奔而去的成兰亭,心里只想着一件事。

为什么,天儿第一个叫的是他?